奇瑞将增资162亿谁是最后的金主?宝能等被频传出局

21世纪经济报道 2018-09-18 14:32:40

9月17日,奇瑞正式公开挂牌,以增资扩股形式引入外部投资者。长江产权交易所发布奇瑞控股、奇瑞股份增资扩股预公告,两公司拟同时通过增资扩股方式引入投资,投资方以现金出资认购奇瑞控股19.62亿元新增注册资本、认购奇瑞股份10.13亿股新增股份,拟增资底价分别为83.32亿元、79.11亿元,合计162.43亿元。

当天,奇瑞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尹同跃发表致全体员工内部信。在这封信中,尹同跃谈及增资的初衷,一是规划落地需要资金投入,二是保值国有资产。

“在‘奇瑞2025战略’规划中,我们在新产品、新技术、新能源、智能互联+无人驾驶、品牌建设、高端国际市场等方面进行了一系列布局,规划落地需要巨大的资金投入,需要引入战略资本;同时,响应中央‘去杠杆’号召,奇瑞希望通过增资扩股降低企业成本,让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推动企业做大做强。”尹同跃表示。

奇瑞混改峰回路转

按照公告内容,奇瑞控股、奇瑞股份将分别作为本次整体增资扩股的主体进行交易,同时本次奇瑞控股、奇瑞股份增资的新增投资方为同一投资方。

作为母公司,奇瑞控股集团旗下共有四大板块:一是奇瑞汽车股份,旗下品牌拥有奇瑞、凯翼、观致、奇瑞捷豹路虎、瑞麒;二是奇瑞商用(安徽)有限公司,旗下品牌包括开瑞、万达、威麟等;三是新联船厂;四是奇瑞科技有限公司。

此次募集资金将用于偿还对奇瑞股份的负债以及奇瑞控股现有业务、新业务的发展及日常经营。

此次奇瑞控股拟增资底价为83.32亿元,对应持股比例为31.4419%,募集的资金将用于偿还对奇瑞股份的负债以及奇瑞控股现有业务、新业务的发展及日常经营,拟新增注册资本19.62亿元。

在目前奇瑞控股的股权结构中,芜湖市国资委100%控股的芜湖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下称“芜湖建投”)占股40.11%,以奇瑞汽车董事长尹同跃为主要持有人的芜湖瑞创占37.02%,而华泰资管则持有22.87%股份,为第三大股东。

同时,华泰资管将向投资方转让其持有的奇瑞控股15.6782%股权(增资摊薄后的比例,对应奇瑞控股97,840.65万元出资额)。瑞创投资将根据投资方需求向投资方转让其持有的奇瑞控股3.8799%股权。

本次增资扩股完成后,奇瑞控股的注册资本将达到62.41亿元。新增投资方将成为奇瑞控股的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1.4419%,第二大股东为芜湖建投,持股比例为27.4975%,瑞创投资持股比例25.3823%、华泰资管持股比例15.6782%。

在奇瑞股份方面,此次拟增资底价为79.11亿元,对应持股比例为18.5185%,募集的资金将用于偿还对金融机构的借款以及奇瑞股份现有业务、新业务的发展及日常经营,拟新增注册资本10.13亿元。在增资扩股完成后,注册资本为人民币54.7亿元。其中,增资企业原股东合计持股比例为81.4815%,新增投资方持股比例为18.5185%。

“这其实是一种综合方案。原来股本上有人在转让,同时也增发新股。”一位证券分析师称,然而,决定权在安徽省政府手里。安徽省这次也看准机会,引入资本,拯救奇瑞,想将奇瑞的资产留在芜湖。

而连年不利的奇瑞股份和奇瑞控股,资产负债率高企、品牌价值逐渐走低,此时获得资金输血,可以纾解部分压力。

截至今年6月30日,奇瑞控股的利润总额为3.16亿元,净利润为1.5亿元,资产总额为744.729亿元,负债总额达到553.489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74.32%。

与此同时,奇瑞股份今年上半年资产负债率同样接近74%,利润总额为负11.44亿元,其中净利亏损7.14亿元。

“让母公司和子公司同时增资,这个是比较‘狠’的一种手段,可能安徽省政府想先圈差不多200亿的资金进来。而奇瑞管理层就想借助这个机会,实现奇瑞的多元化,实现职工持股,所以奇瑞的改革挂着国资混改的大旗好往下走。但这也很危险。”9月17日,一位汽车行业分析师告诉记者。

用资金盘活奇瑞?

“这次增资扩股,能够为奇瑞实现梦想、战略和使命集聚优势资源,注入新鲜‘血液’。增资扩股之后,奇瑞将建立更有效的现代化公司治理结构,在资金、人才、技术以及先进管理观念的引入方面更加灵活,也为下一步进入资本市场打好基础。”尹同跃表示。

根据之前消息,包括宝能集团、华夏幸福(23.620,-0.66,-2.72%)、五粮液(61.860,0.33,0.54%)、正道集团和普拓资本等意向入股方进入到了谈判阶段。虽然频传宝能等出局,但目前,意向方尚未透露。

根据奇瑞的要求,意向投资方首先须为中国境内(不含港、澳、台地区)依法注册并有效存续的内资企业(不含外商投资企业、中外合资企业、中外合作企业)。其次还需要出具合计金额不低于100亿元的资信证明文件。

“实际上,这些要求应该都是已经谈好、为买方量身定做的一些要求,现在来看,意向方已经确定了。”上述资深证券行业分析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据其推测,最后意向方不可能组团。“好几个资本进来就会出现混乱局面。因为与创业公司的融资不同,可以有天使投资人、领投方和跟投方。注资奇瑞,应该要签订一致行动人。最多是两家。”

尹同跃深谙行业的竞争压力。随着新能源、智能互联浪潮带来的技术革命,消费升级催生的迅速迭代,汽车行业的竞争更加激烈,很多游戏规则都被改写。

“我们要想把奇瑞打造成为一个‘百年老店’,必须更加积极主动地创新求‘变’,为下一轮竞争抢占新赛道。”尹同跃表示。

去年,奇瑞被传“整体打包出售”时,就有人出面力挺奇瑞,销量下滑的主因则是产品规划、商品定义和产品造型能力上出了问题。

“有了资金,大力招募和奖励核心技术员工,恐怕一两年之内就会出现更好的技术,产品规划做好,就能救活奇瑞。”上述分析师称。

他补充道,对于短期投资方而言,寻求的让奇瑞进入资本市场,尽快IPO。但如果短期投资方的资本是金融整合而来的集合资产,资产池不够稳定,不出三年,奇瑞就会出现更大风险。

“无论宝能有没有出局,我认为它会属于短期投资,此前盛传的普拓资本,虽然擅长国有资本的混改,但根据他们的投资手法而言,将介于短期和长期投资之间,而长期的投资者恐怕还是来自于房地产行业。”上述分析师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