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共享单车小镇”:订单萎缩 电动车变主流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8-09-19 15:22:34

天津市武清区王庆坨镇曾以生产共享单车闻名,如今镇上店面内已难觅共享单车的踪影。图为路边贴着共享单车标语的自行车店,店内空无一人,橱窗玻璃上贴着“厂房出租”的字样。

各大城市共享单车投放过多影响了城市交通。图为杭州的一片空地上,由于长时间的存放,大批共享单车与垃圾堆放在一起,加大了处理这些单车的难度。

“共享单车小镇”什么样了

受影响的不止是居民,更延伸到上游生产环节。有“中国自行车第一镇”之称的天津市武清区王庆坨镇,也早早感受到了这一变化。近日,记者前往王庆坨镇实地探访。

共享单车不好找了、好不容易找到了还常常是坏的——最近,不少居民有这样的感受。在经历过一轮轮资本追捧后,共享单车进入“退潮”期。

订单萎缩,单车制造生机不再

走进王庆坨镇,只见“中国自行车生产基地”的巨大标语赫然在目。镇上最繁华的街道两侧,几乎都是各种各样自行车、电动车店。为了吸引客源,每家店门口都码放着整整齐齐的最新款式的车辆,供客人选购。如果不是亲眼目睹,一般人可能想象不到自行车的品种有那么多。

自行车产业,是王庆坨镇的传统优势产业。当地政府发布的数据显示,在2016年,自行车产业占据王庆坨全镇GDP的75%,自行车、电动车年产量约1300万辆,占全国年产量的1/7。

前两年,共享单车这一新模式的火爆,让当地本已有些不景气的自行车产业重新热了起来。“共享单车火的时候,工厂的单车订单像雪花一样。”镇上一家自行车厂老板王先生说。他介绍,当时镇上约有500家自行车商铺,每天都有数千辆共享单车运往全国各地。

这种红火的情况从2017年底开始悄然改变。

首要的原因是订单忽然少了。

当地人介绍,一开始是看新闻说各地共享单车大量积压,就觉得形势不太好。然后,多家共享单车运营企业倒闭或者被收购,订单一下子萎缩了。

“原来这一条街上就有百来家店,个个都在门口贴共享单车的标语,现在你去看看,哪儿还有了。”王先生说。

记者走遍整条街,只看到一家店在门口贴了“共享单车”的字样,再走近仔细一看,发现店门的玻璃上贴着“厂房出租”的通知单,店内已空无一人。

边上人介绍说,在王庆坨镇,许多工厂因为共享单车企业倒闭而不得不缩减生产规模,特别是那些本身规模小、加工能力差的小厂,只好纷纷出租厂房店铺。

另一个原因则是环保要求提高了。

这条街上的上海凤凰自行车分店老板告诉记者:“现如今大家对共享单车的单子已经不予考虑了,但影响生产加工的不止共享单车模式,还有环保指标不过关。现在是有一点污染都不行,环保不过关的厂子已经被整改了。”

据介绍,自行车制造环节的喷漆、烤漆过程中会释放漆雾和有机废气,对环境的污染十分严重。同时,不达标的污水排放到农田里,也会使土壤固水能力变差,土地沙化严重。去年5月,当地包括富士达、爱玛等大型自行车生产工厂的部分车间因为环保不达标而停止生产。当地政府对环保高度重视,镇政府责成各职能部门对“散乱污”企业巡查,目前一些因此停工的厂房正在整改中。

据王庆坨镇自行车行业管理中心张桂生主任估计,今年因缺少订单或受环保督查整改暂时停工的至少有几十家。

回收成产业,电动车山地车变主流

共享单车生意不好做了,小镇的自行车产能往何处去?

王庆坨镇大街旁的一辆卡车上,装满了废弃的自行车和电动车,一位穿着朴素的中年妇女正整理着这些车辆。中年妇女介绍道,这些车都是从一些厂子里收来的卖不出去的,也有些是路边放了好久一看就没人要的废车,现在好多老板都低价回收这些,再转卖出去。“我是帮着送货的,具体中间差价多少我也不知道,大家挣一点饭钱罢了。”大妈略显窘迫地笑着,她说跟她这样出来帮着收车的工人还有很多。

走进王庆坨镇的生产厂区,一家规模不小的厂房里只有零星几位工人在忙碌,其中一位正将卡车上的自行车放下,拆卸其整车的零件。工厂前办公室里的负责人张先生说,他就是专门做回收的生意的,很多共享单车都卖不出去,成本价至少在1000多元左右的车,他以200多元的价格作为二手车再卖出去,不带锁的就100多元。“共享单车的成本本身就比普通自行车高,一个锁就好几百,可现在企业逃单的多了去了,像我这样做回收二手自行车转卖的有很多。”张先生介绍。

天津市捷安特自行车厂分店的老板赵先生说,现在山地车、电动车卖得最好。“我这厂子里,你要说自行车也就山地车还卖得好点。有些原来被共享单车‘坑’了的厂子就直接改做电动车了,算是回到几年前的老路了。”

记者在小镇上发现,随着共享单车生产量的下降,其替代品电动车、山地车、童车的销量则有所回升。街边的车店大部分都摆放着整整齐齐的电动车,厂房橱窗里也全是山地车、死飞车的踪影。多位经营者表示,做山地车等品种,不像前两年共享单车那么火爆,但胜在市场比较稳定,不会大起大落。

共享单车需求仍存在,冷一冷有好处

在小镇上,现在即使有共享单位的订单,不少加工企业也不敢接,担心收不到货款。但是,他们多数人仍期盼着这一共享模式能持续下去。

共享单车走向何处?会不会就此沉寂?

据了解,2017年下半年起,随着市场的饱和,许多曾想以差异化经营来完成对摩拜和ofo突围的“跟风者”企业在这场拥挤的浪潮中纷纷掉队。悟空单车创始人雷厚义赔进去数百万元;卡拉单车创始人林斌以借朋友29万元偿还用户押金收场;町町单车更是资金链断裂……这些一度出现在大众视野里的共享单车企业悄无声息地消失,今年4月,摩拜也被美团收购,ofo的去留成为大众的焦点。

专家指出,共享单车的风口过去,其背后折射出的实际上是共享经济经营模式存在的深层次矛盾。共享经济真正的核心是“搭建平台”,平台扮演规则制定者和执行者的角色。但是共享单车模式更类似于互联网背景下的租赁经济,共享单车公司作为直接的服务提供者参与到与用户的交易当中。共享单车公司在这个过程中,需要大量的资金维护单车硬件成本,只有巨额的融资才能撑起巨大的花费,撬动市场份额,这也致使许多共享单车公司不顾大城市的单车投放已经饱和而不断投入新的单车。鉴于共享单车的投放已经饱和,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十多个城市相继宣布禁投令。而共享单车公司赢利困境也使其渐渐难以吸引资本持续投入。这就出现城市里共享单车少了、维护也跟不上了的情形,并传导到生产这一上游环节。

如何看待“共享单车退潮”?国家发改委高技术司巡视员伍浩认为,共享单车解决了城市交通出行中的“最后一公里”问题,使用很方便,有市场需求才有了它的快速发展。同时,共享单车的发展也出现一些无序增长、恶性竞争、管理滞后等问题。“任何行业都有起伏波动,特别是新兴产业、新生事物都存在不确定性,要以审慎包容的态度对待。新业态发展很重要的一点是,不能跟风炒作。企业还是要静心专注,扎实创新。”他介绍,有关部门近期制定出台了《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将对相关行业的发展起到引导作用。多位专家指出,共享单车暂时冷一冷未必是坏事,经历大浪淘沙,一些真正有竞争力的企业可能会有新的创新之举,解决原有不足,并推动形成相对有序竞争的态势,而这对上下游都是有好处的。